赵薇演良家妇女,它们的文艺作品形象从妖修炼

作者:现代文学

《画皮》的故事,来源于蒲松龄《聊斋志异》,但这不该是里面大大小小众妖怪、妖精的最初诞生地,因为老蒲当年写的这些个好玩的故事多不是他的独创,而是老先生靠给人卖字卖文,一个一个换来的,所以,即使是《画皮》里的狐狸精们,在认识老蒲之前它们已经在民间口耳相传里修炼了许多许多年了。

4、白狼国的国君是个女王,居然要把王位传给弟弟。为什么?不是儿子?话说女王身上那个狼皮的造型设计真的还不赖。如果故事设定成,是母亲或父亲把王位传给儿子还好一点,(最好是老态龙钟的母亲)搞个妙龄少女要传王位,为什么不自己当下去呢?那身狼皮如果穿在王子身上,前面的这个伏笔会更好。还有就是对费翔演的这个角色交代不明。就是背后顶个蜘蛛网的光头伏地魔而已~ 可怜费翔白白为这个电影友情出演了,角色连个名字都没有。
     而且他们如何得知,公主的心是万能心呢?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每一个假期都是以一部烂片开始的,一回到家,旅途上亏的瞌睡还没有补回来,我就马不停蹄去看画皮2,从影院里出来我心里感慨良多,过去一部部雷过我的烂片在我脑海里快速回放,我发现,好的片子之所以好,原因是相似的,但烂片,各有各的烂。画皮2的烂,在于这是一部充满了各种虚张声势、莫名其妙、前言不搭后语、像羊拉稀一样地讲故事、想象力贫弱、以及人物呆板的电影。
      画皮1虽然谈不上多动人,但是基本上是按照聊斋的传说讲故事,老老实实,中规中矩,周迅演妖,赵薇演良家妇女,陈坤的表演空间不是很大,他演一个“男人”就好,这个男人本来拘于社会责任和伦理规范:在工作上兢兢业业,在家庭中模范丈夫,狐妖的到来带给他欲望的诱惑,这个欲望首先表现为情欲,也可以是更大更广泛。这三个演员,都是我认为很优秀的演员,拍画皮1,他们既娱乐了大众也娱乐了自己,虽无格外有惊喜的表现,好歹也是正常发挥。
      画皮2重点宣传“换皮”,又是特技又是特效妆容,又是二女暧昧,可以说做足了噱头,让人浮想联翩,我以为是要两位女演员在2中互相挑战对方的角色,即换皮后周迅的皮相演出良家妇女的内心,赵薇的皮相配上狐妖的灵魂。
      结果呢,所谓“用我的皮换你的心”,换皮的同时也换了心,这不等于是什么都没换吗。
      换皮之后,赵薇从头到尾还是良家妇女,周迅从头到尾还是妖一枚(靖公主得到皮的同时没了心,便成了妖),一个有颗火热的心却脸上有疤,一个美貌但无心,折腾个半天还是一个有颗火热的心却脸上有疤一个美貌但无心。
      卖足了关子的换皮场面,是最让人感到滑稽无聊的,浴池中两人换皮,一次换不够还要换个两次。按照剧情,两人其实换了四次皮——小唯让靖公主尝试一次换了一回,第二天早上又换回来,靖公主和亲前正式下了决心时两人又换了皮,结局再换了回来!
      本来“换皮”意味着肉体和灵魂的永恒交换,是带着一种隆重而悲壮的意味的,这两人倒好,简直是吃饭睡觉一样频繁地换皮!换皮成了一种日常行为是不是。
       而且,或许是受到如今什么都有体验装、试用装的启发,换皮也有试用的,满意了您再来。但导演大人难道不知道这样完全稀释了其神秘感和情感冲击力,只剩下滑稽可笑的特技场面,而这吊足了观众胃口的特技场面,也是如此滑稽无聊,以及隐隐恶心,小唯的皮被完全揭下来后屏幕上出现了一个……我也不知道如何形容的……东西,就是脸尖尖头上触角乱飞的那个,这就是换皮本可以有着无数种想象中的最后答案吗,难道都不知道越要惊悚就越要讲究“犹抱琵琶半遮面”吗,完全袒露,只会让恐怖和神秘顿时荡然无存,只剩了搞笑。
      聊斋故事老幼皆知,狐妖画皮是古老的传说和想象,这个意象本来多么富有想象力,给人一种既惊怖诡异又瑰丽的奇异感觉,让人既害怕又感到被莫名吸引。然而这么一拍,所有神秘的魅力都烟消云散。
       其实,这部片子,观众看预告片就好,看正片就好像把一碗本来就滋味平淡的汤再稀释成为一海锅水,死抓住换皮,一换再换,显得这片子是根本没什么有实质的东西好讲,故事塞不满。
      之前,帮忙打片的宣传说:“啊,要说这部影片有什么缺点的话,那就是想讲的东西多,故事太满,两个多小时根本塞不进这么多东西。”请问到底是想讲什么东西?!!(据说还表现了哲学???在哪???)应该是实在想不出要讲什么了吧,就算杨幂冯绍峰拼命打酱油,就算拼命用慢镜头,这两个多小时还是显得空空荡荡。
      冯绍峰和杨幂根本就是硬卡到故事中,他们比植入广告还要生硬,当然了,智慧的主创人员为了充分表现杨幂饰演的彩雀是非常重要滴,这只小鸟在影片开头随便啄几下就啄开了封冻五百年的冰雪地狱,释放出了小唯——这证明了冰雪地狱根本就是一个玩笑!可是小唯还怕得要死;在结尾,这只小鸟又杀死了伏地魔——再证明了伏地魔也是一个玩笑。之前天狼国压境,好像骇人得不得了,所以只能生离死别奉上公主和亲,现在呢,一个盲眼将军带着十几个手下就能深入敌巢,居然也没受什么阻拦,三下两下就把对方干掉了,还在敌人的地盘上分外从容不迫地又换了一次皮!
       那单薄的感情戏,让经验再丰富的演员也无从发挥,动不动就是瞳孔变色,头发变白,陈坤饰演的霍心,怎么看都显得有点蠢头蠢脑,他的痴情,看起来像是一场精神错乱,导演和编剧因为无法让这个人物前后自圆,只好解释为是妖邪侵入了眼睛,至于他还没有被妖所迷惑前,为何在爱人被毁容后一别八年,重逢时又那般回避别扭,则含糊其辞,或许有人要说,这个人物很有深度的,内心情感是丰富复杂的。那么,也劳驾你好歹表现一下,而不是站在海边小清新地说一句杜鹃花好香,而不是最后就干脆抹瞎眼睛了事。
       没错,也有那么几个镜头算是精美,没错,小唯的衣服颜色好看(这就叫视觉冲击力?),还有很多制片方自以为很强大的 卖点,但说来说去,这些只是影片的皮相,且勉强承认这皮相华丽,但是,是由无脑无心之人拍出来的,只要不是同样无脑无心的观众,一定感受得到。

虽然这世上其实并没有狐妖存在。

  说明,男人要女人真心和皮相合二为一。有真心没有皮相,他不敢揭开你的面具,有皮相没有真心,他觉得你没心跳。
  即有真心又有皮相才能在一起。

图片 1

   在看一个故事的时候,我往往喜欢关注故事发生的逻辑。既然前提是狐妖小唯触犯妖界行规,被冰封500年,被彩雀破冰而出,那么,想下,被关了那么久,所谓受尽折磨才出来,想到的不是为了复仇,或者顿悟,不当妖了,还是继续害人挖人心肝?后面的故事说明,她是为了想变成人。只要对方肯付出真心,狐妖就能变成人。在这里我把这里的心,理解为爱的真心,哪知道,后面的故事却说,这里的心,就是心脏。

现代科学早已经证明,人体器官中真正承担情感和思想任务的不是心,而是大脑,今天若用这样现代的眼光看待《画皮2》里那些妖修炼成人必须取得某人心甘情愿奉上的一颗心脏之类的鬼话,会觉得十分好笑,正像我们难以理解西方传统鬼故事里那些僵尸必须靠吸活人血才敢见白天的阳光,但当我们一旦沉浸在这样的故事里,被它吸引了,再科学的逻辑都就变成了多余的,或者从某个角度上说,已被电脑高科技武装到牙齿的当代电影,个顶个都是反科学的,谁反得越彻底,观众们就越爱看谁。

   毕竟不是所有的片子都是内涵深刻,手法独到,题材新颖,表演纯熟的文艺片。商业片也有很好看的。关键是看故事。

这次的《画皮2》,周迅的幸运,是小唯终于名正言顺地从妖成人了。

   小唯被公主救起,周迅,赵薇多番你侬我侬,耳鬓厮磨,差点以为狐妖和公主同仁咧。。

其实,“鬼画人皮”的故事,自从跳下书本从文字语言变成影像语言以来,就一直有一种困境,即恐怖感,无论是妖给自己画皮还是给人类画皮,画皮故事的历次改编影视作品里它都是极恐怖的,甚至曾被标注为限制级,年轻导演乌尔善却成功地将其变成了一场唯美的水上芭蕾――虽然关于小唯与靖公主换皮的“生理学原理”仍有待研发,但那两场水中画皮已然可称得上影史经典,至少它第一次证明了,中国电影人的想像能力一样可以超越电脑特技的表现能力,而在想像力圆熟驾驭下的电脑特技可以如此完美无瑕。

   可能编剧觉得霍心爱上靖公主或小唯任何一个人,都是不完美的,只有两个都爱剧情才完美,但恰恰如此才最残酷。

冯绍峰在《画皮2》里诵着《妖典》上的文字说,狐狸修炼成人要1000年。

赵薇演良家妇女,它们的文艺作品形象从妖修炼成人。问题是:如果人妖合一了,画皮3该怎么拍啊~

本文由www.js55.com-wwwjs55com澳门金沙网址「Welcome」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