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记念的头脑中,——就是在习近平主席主持举

作者:现代文学

我们不能不问

——评人民文学出版社主办的《软埋》首发式上的一些观点之十五

2016年8月12日,人民文学出版社在京举行《软埋》新书发布会,着名作家格非、文学评论家白烨、《人民文学》杂志主编施战军和方方共同对谈这部追述土改记忆的作品。

对几位的对谈,笔者看了几家媒体的报道,摘录于下——

深圳新闻网 《长篇新作直面历史》

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的小说《软埋》近二十万字,结构精巧独特,讲述了女主人公丁子桃和儿子吴青林两代人在同一段历史记忆中沉沦、追索、挣脱的故事。故事情节有一横一纵两条主要线索,在记忆的线索中,女主人公丁子桃向过去痛苦挣扎,这个因“土改”而彻底改变命运的女人,从一个乡绅儿媳成为一个勤勉保姆,一生充满磨难与传奇。而在与记忆平行的现实世界里,丁子桃和吴家名的儿子吴青林为解开母亲的心结和自己的困惑,始终有意无意地四处探寻那段已被时间掩埋的过往,一番机缘巧合后,当最终触及那段曾彻底改变父母二人命运的真相时,站在时间闸门前的他艰难地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我个人是比较关注现实的,说我是新写实主义我认同。”方方谈到这部小说的写作时说,“我的这部小说,只是想通过人的命运或那些导致命运转折的细微事件,来提醒人们,我们曾经经历过什么。”

“作为记录人,就按我自己的方式把它记录下来,甚至不见得要别人认可这些。”

评论界认为,《软埋》在方方的作品里是一次突破,无论是叙事角度、叙事立场还是写作风格。方方一直关注现当代历史题材,也善于在历史情境中展现对人性的探索,对情感、信念的观察和思考。《软埋》整体弥漫着一种颇为悲怆的情感氛围,许多惊心动魄的情节又能激荡起浑厚的历史情怀。《软埋》没有落入社会批判的窠臼,而是立足于更高的角度,挖掘决定人物命运、历史进程的复杂因素,找出那些蛛丝马迹然而举足轻重的细节,使作品具有强烈而独特的文学力量。

文化发展网文化发展论坛 《:让一种记忆重见光明》

有些人不入棺椁直接被泥土埋葬,这是一种软埋。一个活着的人,忘却过去,忘却自己,无论是有意识地封存往事,还是下意识地拒绝记忆,也是软埋。只是软埋他们的不是泥土,而是时间。时间的软埋,屏蔽历史事件,就是软埋自己的方式。

方方也有和朋友类似的家庭背景,他们的父母在那个年代都属于“成分”不好的,用方方的话说他们的父母都是有“原罪”的。关于土改运动中的经历,他们的父母往往为了后代的生活而选择遗忘屈辱,不会和孩子说。“但是这种屈辱,从肉身到心灵,全部浸透,一直深刻至骨。”方方在后记中写道:“当他们从幽暗的深渊走出来之后,他们中几乎所有的人都更愿意选择把那些没有尊严的日子,把那些伤痕累累的私人经历深藏于心。”

方方回忆说,“文革”结束后,她正处于世界观形成的年纪,容易迅速接受新的东西,这让她重新审视自己过去学过的东西,那些已经接受的观念和教育。对于“土改” ,她上学的时候知道,也读过小说。后来她发现自己接触的东西跟以前看到的是不一样的,就会有一些思考。“你会觉得你的脑袋不只是长在报纸上和宣传上,你的脑袋应该长在自己的肩头,有自己对于历史和现实的看法。 ”在《软埋》中,作家独立反思的力量不仅可以揭开尘封的历史,也可以为作品找到自身的意义和定位,为个人填补自我,为家庭找回源头。方方说:“在我接触到‘软埋’这两个字以后,我就一直想这个问题。……”在《软埋》中,方方对人的理解是有时善有时恶,有强者也有弱者,穷人会对富人不好,富人也未必对穷人好,她不是随波逐流地以穷人、富人、农民、乡绅这样简单地划分群体。

《软埋》写人、写家庭,写历史带给个人的记忆继续影响后来的人。格非认为,失忆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象征。白烨认为,方方在《软埋》这部作品中打捞的很多事情是因为各种原因被遮蔽、不为人所知的。退休前后都很风光的将军和儿子的故事是成功者的历史,但是另外一些人呢?就像书中写到的青林以及他母亲的家族,看了以后会引起我们很多联想。这部作品在打捞历史的同时也是拷问历史,这不正是胜利者的代价吗?

《软埋》主人公丁子桃是一个失忆的女人,开始在教授家里做保姆,后来回到了自己家里,她依赖她的儿子,常常不能自己独处,而且那些不忍直视的过去让她紧张恐惧,她的创伤已经定型。方方从这样一个貌似封闭自己的个人和社会历史的入口走入迷雾,在记忆深渊上下求索,用18个小节描写了丁子桃在她的“十八层地狱”里的心灵挣扎。

施战军说,方方是人文知识分子小说家,很多人读了一两本书误以为她只是写现实矛盾,却忽视了她身上一直有的历史负载。虽然书中描写了这段地狱旅程,虽然丁子桃的家族和她丈夫的家族有那段沉重的、血腥的遭遇,但丁子桃后来的生活有许多人的关照,是有一定的安全感的。方方用体恤的眼光让故事让人物透着光透着气,她的各种处理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她更关注活着的人是怎么活下去的。施战军从这部小说中看到了那份对活着的人沉甸甸的爱。

方方回忆自己的父母与亲人少有来往:“他们是地主家的儿子和官宦家的女儿。他们用缄默的方式来软埋自己成长的背景,让我们对自己的祖父母和外祖父母这一代人几无了解……我们甚至连他们的名字都不知道。 ”方方写道:“是的,他们就是不想让我们知道。他们不愿意把他们背了一生的历史包袱,又传递到我们背上。”父辈的历史,以及方方一代人的家庭记忆,方方不懈地让它们重见光明,这就是她写作的理由。

北京日报 《面对历史伤痛,我选择记住》

武汉这座城市的火热性格,在作家方方的身上也得到充分体现。身为湖北省作协主席的她昨天来京,在其长篇小说《软埋》首发式上,直言快语,笑声朗朗,每说完一个话题,她还总爱打趣一样做个注解,“我这是胡说八道。”方方以轻松的口吻谈及沉重的话题,比如她谈到关于面对残酷的历史,是该忘记还是记住,还有作家的使命到底是什么。

《软埋》这部小说有20万字,讲述了一个女人长达四五十年的命运波折,她从一个乡绅的儿媳成为一个勤勉慈爱的保姆,从一个失忆的女人变成一个沉溺于往事却没有了知觉的植物人。她的故事包含了太多的伤痛、失落和宽容,太详尽的记忆和太彻底的遗忘。在这部新作中,方方没有一味进行社会批判,用她特有的犀利、冷静,去追索、再现了“土改”这段历史中发生的故事,也因此带给读者有别于以往认知的震撼与感动。

方方透露,她小说里写到的“土改”部分,正是朋友母亲经历过的一段历史。“非但她家,我自己的父母家、我诸多的朋友家以及我邻居的家人,也都共同经历过。”在方方看来,他们的人生各不相同,但他们身后家人的不幸却几近雷同。

在她眼里,“土改”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曾极大影响了整个中国社会的生态,无数人因其改变命运。这期间无论农民、地主、乡绅、知识分子……每一个经历者都有着难以名状的悲欢苦乐。但她明显感到,为了不再让后辈背负伤痛,很多曾有过悲惨遭遇的人,不愿述说自己当年的经历,选择主动忘记的人非常多。方方提及,她的父母和亲戚就更愿意选择遗忘,于是相互长期不来往,直到“文革”结束后,她才知道妈妈的亲表妹竟住在汉口。

面对伤痛的历史记忆,是该遗忘还是记住?方方认为,普通人选择忘记是很自然的,因为他们需要好好生活下去;但对于另一些人来说,比如历史学者或是作家,记住就是他们的使命,“而我选择了以我的方式来记录。”

方方从不强求自己要去写什么,往往是生活撞击到了她,才会让她产生写作的欲望。她承认,自己比较喜欢历史,所以很可能还会写一两部与历史有关的小说,现在正在搜集资料的过程中。“写作过程真的是一个享受过程,你如果理解一个麻将爱好者有多么享受打麻将过程,就会明白一个写作者的享受与麻将爱好者的享受是相通的。”说到此处,方方再次开怀大笑。

京华时报 《方方谈官司:我可以道歉但绝对不是对柳忠秧》

谈官司 “只要一聊起这个话题,方方心里还是有一肚子火,她说:“现在的官司是抠着你‘把所有的评委都搞定’这句话,他的诗歌通过评选,已经公示10天了,我听说他是全票通过的时候,才会生气。我在作家协会,这个项目中出现这么严重的违规,我批评你,你不可能让批评者的每一句话都滴水不漏”。

方方透露,事实上,她身边不少朋友身上也有“土改”印记,有的明明学习很好,但是成分不高,就不敢考大学了。还有的朋友看着很普通,但聊到那段历史的时候会发现,他们也有很悲痛的经历,平常大家却都不提起。

三联书店前总编辑李昕:“凡是在生活中回避矛盾而故意隐瞒事实真相的情况,都可以叫软埋。比如我们经常说的发大水,我们总看到各种各样的报道,很少有人总结水灾发生的原因,如果要总结的话,就会涉及到有一些人是要负责任的。有些人因为不愿意负这个责任,就不愿意你去总结。这个实际上在今天是一种掩盖真相,过一段时间之后就软埋了,被历史、时间软埋了。”

有读者反映,认为《软埋》有点悬疑色彩,有些地方读起来还有些后背发凉。比如书中的这段描写,“此时的花园一派死寂。到处是坑,到处的坑边都堆着新土。这是陆家的人自己为自己挖的坑。是他们自己为自己堆的土。他们挖完坑,堆好土,相互之间并无言语,不说再见,只是各自一仰脖,喝下了早已备好的砒霜,然后自己躺进了坑里……花园的每个角落都有土坑。每一个土坑里都躺着她熟悉的人。这是一整个家族的人。他们选择了一起去死。”

方方说,她并不是单纯的去写历史,而是希望能够与现实发生联系的,这就有一个回忆的逻辑在里面,……

——以上是四家媒体报道的摘录。除了这四家媒体,还有众多媒体对《软埋》新书发布会作了报道。

看了媒体的报道,我们不能不问。

一、请问人民文学出版社:贵社学没学习习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总书记提出: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指出:

“人民既是历史的创造者、也是历史的见证者,既是历史的“剧中人”、也是历史的“剧作者”。文艺要反映好人民心声,就要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这个根本方向。这是党对文艺战线提出的一项基本要求,也是决定我国文艺事业前途命运的关键。只有牢固树立马克思主义文艺观,真正做到了以人民为中心,文艺才能发挥最大正能量。以人民为中心,就是要把满足人民精神文化需求作为文艺和文艺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把人民作为文艺表现的主体,把人民作为文艺审美的鉴赏家和评判者,把为人民服务作为文艺工作者的天职。”

请问《软埋》以什么人为导向?释放的是什么能量?贵社出版《软埋》,是贯彻《讲话》精神吗?

在《软埋》新书发布会上,方方与专家的对谈,他们一不谈为人民服务,二不谈为社会主义服务,三更不谈马克思主义文艺观!这是为什么?!

二、请问人民文学出版社:贵社学没学习《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

《意见》要求:“加强对各类文艺阵地的管理,做到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绝不给错误文艺思潮和不良文艺作品提供传播渠道。”

人民文学出版社,是党和国家重要的文艺阵地。请问贵社出版为地主喊冤叫屈、反攻倒算的《软埋》,是守土还是丢土?人民文学出版社,这个重要的文艺阵地,还是属于人民吗?

三、请问众多报道《软埋》新书发布会的媒体,你们学没学《习总书记在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讲话》?

“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党的新闻舆论工作的职责和使命是:高举旗帜、引领导向,围绕中心、服务大局,团结人民、鼓舞士气,成风化人、凝心聚力,澄清谬误、明辨是非,联接中外、沟通世界。”

“要承担起这个职责和使命,必须把政治方向摆在第一位,牢牢坚持党性原则,牢牢坚持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牢牢坚持正确舆论导向,牢牢坚持正面宣传为主。”

“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坚持党性原则,最根本的是坚持党对舆论工作的领导。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宣传阵地,必须姓党。新闻舆论工作各个方面、各个环节都要坚持正确舆论导向。”

请问众多报道《软埋》新书发布会的媒体:你们大肆捧方方、吹《软埋》,高举的是什么旗帜?引领的是什么导向?把什么政治方向摆在第一位?你们都是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宣传阵地,请问:你们姓党还是姓方?

四、请问人民文学出版社、众多报道《软埋》新书发布会的媒体:你们放肆地吹捧方方、渲染《软埋》,在你们的眼睛里,还有没有习总书记?!还有没有中共中央?!你们把习总书记,中共中央置于何地?!

五、京华时报以《方方谈官司:我可以道歉但绝对不是对柳忠秧》为题报道《软埋》新书发布会,写到——

方谈官司:只要一聊起这个话题,方方心里还是有一肚子火,她说:“现在的官司是抠着你‘把所有的评委都搞定’这句话,他的诗歌通过评选,已经公示10天了,我听说他是全票通过的时候,才会生气。我在作家协会,这个项目中出现这么严重的违规,我批评你,你不可能让批评者的每一句话都滴水不漏”。

——作为省一级的作协主席,说话应该有分寸,虽说难以滴水不漏,但是,你“滴漏”了,就该负责任。人家有权控告你。

“你不可能让批评者的每一句话都滴水不漏”,这是强词夺理!

请问方方:你官司打输了,你不向原告道歉,向谁道歉?

请问人民出版社:方方输官司,与《软埋》新书发布会有关吗?为何让一场官司的被告用发布会的平台攻击原告?这公平吗?

请问京华时报:你们站在被告一边,攻击原告,是团结人民吗?是成风化人、凝心聚力吗?是澄清谬误、明辨是非吗?你们不觉得有违工作职责和使命吗?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作协主席与诗人之间有高低之分吗?!

方方在《软埋》后记中,攻击、诽谤胜诉者,攻击、诽谤人民法院。在《软埋》新书发布会上,又攻击原告,这说明什么?!

说明她十分猖狂!她为什么如此猖狂?说明她很有势力!

2018年1月27日星期六

图片 1

方方的势力不可小视

——回复三无战神网友之十

三无战神一再说:方方不过是一个小作者,不就是写了一本书吗?

方方这个“小作者”很不一般,很有势力;方方这本书,展示了方方的势力。她的势力有多大?请看——

人民文学杂志2016年第二期刊登《软埋》,接着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新华网北京8月12日电近日,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了方方的长篇新作《软埋》。这部近二十万字的小说,讲述了一个被“土改”彻底改变命运的女人的故事。有别于以往的作品风格,《软埋》为读者带来一种全新的阅读体验。文后附《软埋》后记。

8月12日,人民文学出版社主办《软埋》新书发布会,媒体大肆报道。

深圳新闻网:长篇新作《软埋》直面历史。深圳特区报讯 昨天,着名作家、湖北省作协主席方方最新长篇小说《软埋》在北京举行首发式。方方专程从武汉乘坐高铁抵京,与着名作家、评论家格非、施战军、白烨就新书内容展开对谈……

8月15日,北京日报:方方在新作首发现场谈笑风生,一个女人的命运带出大历史。

8月26日,中国艺术报《软埋》:让一种记忆重见光明《软埋》写人、写家庭,写历史带给个人的记忆继续影响后来的人。

2017年1月9日下午,腾讯网与中国出版传媒商报联合发起的2016年度“腾讯•商报华文好书”颁奖典礼在北京举行。

方方的《软埋》写的是土改。“华文好书”评委会为这本书颁发了特别奖。

2017年4月23日,新华社北京电第三届“路遥文学奖”23日在京揭晓。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方方的长篇小说《软埋》获奖。

《软埋》讲述了一个女人命运的故事。四五十年之间,主人公从一个乡绅的儿媳成为一个勤勉慈爱的保姆,从一个失忆的女人变成一个沉溺于往事却没有了知觉的植物人。她的故事里包含了太多的伤痛和宽容,太大的失落和满足,太详尽的记忆和太彻底的遗忘。

第三届“路奖”专稿十五、十六,文后,都附录一篇媒体报道《软埋》得奖和吹捧《软埋》文章的预告。

媒体报道《软埋》得奖:

新华社、新华网、光明网、人民网、中新社、中国网、凤凰网、东方网、网易新闻、参考消息、中青在线、中国文艺网、中国艺术报、中华读书报、北京日报等4月23日起陆续报道:

新华社北京4月23日电:方方长篇小说《软埋》获第三届“路遥文学奖”

光明网北京4月28日电:方方获得第三届“路遥文学奖”

北京日报4月28日:方方《软埋》获路遥文学奖

西安日报、新华网、网易新闻、凤凰网 方方获第三届“路遥文学奖”

西安晚报、网易新闻 女作家方方摘取第三届“路遥文学奖”

新华社、河北新闻网、环球网 、新华网、江苏音符、东方网 、广西新闻网 、天山网、中安在线、中青在线、荆楚网、凤凰湖北站、长城网 、中国青年网 、中国江苏网、多彩贵州网、湖北日报、武汉晚报 第三届“路遥文学奖”颁奖盛典在京举行:方方小说《软埋》摘取第三届“路奖”桂冠

星岛环球网 、华夏经纬网 、中国网、网易财经、荆楚网、东海资讯、参考消息、新华网、腾讯大楚网 、东方网、南海网、中国社会科学网 方方长篇小说《软埋》获第三届“路遥文学奖”

华夏出版社第三届“路遥文学奖”揭晓,方方《软埋》折桂

湖北日报讯、新浪湖北、网易新闻、新华网 方方小说《软埋》获“路遥文学奖”

每日新报、天津网 、网易新闻 方方《软埋》摘得“路遥文学奖”

中国轻工杂志记者站第三届“路遥文学奖”揭晓颁奖典礼,方方《软埋》摘桂冠

中国文艺网 方方《软埋》获第三届“路遥文学奖”

魅西安 女作家方方摘取第三届“路遥文学奖”

三秦都市报 方方《软埋》获“路遥文学奖”

读书日,方方摘取第三届“路遥文学奖”桂冠

吹捧《软埋》文章的预告:

之一:向方方《软埋》致敬,第三届“路遥文学奖”专稿之一

之二:第三届'路遥文学奖'获奖作品《软埋》授奖词,'路奖“专稿之二

之三:方方获奖感言,第三届“路遥文学奖”专稿之三

之四:何启治|《软埋》是人类的一部书,第三届'路遥文学奖'专稿之四

之五:“路奖”评委王向晖|《软埋》是醒世良药,第三届“路遥文学奖”专稿之五

之十一:赵勇|“软埋”埋谁——“路奖”获奖作品《软埋》试分析

之十二:王向晖|软埋:一个落伍者的自我战争

之十三:李昕:选择遗忘,还是直面真相——读长篇小说《软埋》

之十四:卢欢专访:因为主动忘却记忆,无数的人生被软埋着

之十五:徐义平:历史的回顾与寻访

之十六:《软埋》评论文章

之十七:《软埋》评论文章(老童|关于《软埋》,抛给“文革极左派”的一个白眼)

之十八:《软埋》评论文章(杜雅萍|听,是谁在呼喊——《软埋》)

各种报刊的记者,如澎湃新闻、中华读书报、文学报……等等也纷纷采访方方,发表访谈录。

……

——这一切展示了方方的势力。

方方的势力很大,不可小视。

2018年7月10日星期二

图片 2

图片 3

2016年2月19日,习总书记主持召开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发表重要讲话。特别强调——

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坚持党性原则,最根本的是坚持党对舆论工作的领导。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宣传阵地,必须姓党。新闻舆论工作各个方面、各个环节都要坚持正确舆论导向。

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党的新闻舆论工作的职责和使命是:高举旗帜、引领导向,围绕中心、服务大局,团结人民、鼓舞士气,成风化人、凝心聚力,澄清谬误、明辨是非,联接中外、沟通世界。

要承担起这个职责和使命,必须把政治方向摆在第一位,牢牢坚持党性原则,牢牢坚持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牢牢坚持正确舆论导向,牢牢坚持正面宣传为主。

——就是在习总书记主持召开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的这个2月,《人民文学》2月号发表方方的长篇小说《软埋》。接着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单行本。

这一年的8月12日,人民文学出版社主办《软埋》新书发布会,众多媒体大肆报道。

2017年4月23日,第三届“路遥文学奖”给方方颁奖,众多媒体大肆报道方方得奖。

从这两次大肆报道中,我们看到:习总书记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没有得到认真地贯彻落实。

2016年2月到8月,这6个月的时间,应该是各新闻单位学习、贯彻、落实习总书记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的最重要的时间段,然而就是在这个时间段,大肆报道《软埋》的出版,在报道中大肆吹捧《软埋》、吹捧方方!

习总书记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一年零两个月之后,第三届“路遥文学奖”给方方颁奖,此时,那些大肆报道方方得奖的新闻单位,可能已经把习总书记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全忘光了!

“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宣传阵地,必须姓党。”——总书记把话说到家了。

必须姓党——这是最高原则。不知十分热心报道《软埋》出版、得奖、吹捧方方的新闻单位,是如何理解的?

“高举旗帜、引领导向,围绕中心、服务大局,团结人民、鼓舞士气,成风化人、凝心聚力,澄清谬误、明辨是非,联接中外、沟通世界。”

这是习总书记给新闻单位、新闻工作者规定的职责和使命。

不知十分热心报道《软埋》出版、得奖、吹捧方方的新闻单位,是如何理解的?

很难想象这些新闻媒体的行为,发生在习总书记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之后!

在网上乍见一长串媒体报道《软埋》得“第三届路遥奖奖”、吹捧方方时,感到十分惊讶!以为是什么部门事先做了布置。

细看发现:一长串媒体中,没有人民日报,没有中央电视台,没有人民解放军的媒体,没有军网。人民网,只有人民网陕西站。

接下来人民网显示了我的评论文章,方方说:《软埋》下架了。

明白了:不是有什么部门事先做了布置,而是这些新闻单位的自觉行为。

本文由www.js55.com-wwwjs55com澳门金沙网址「Welcome」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