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莎莎环也一再讲,前排左一为时任广东常务委

作者:现代文学

图片 1

憋死秘书也写不出来 如果仔细研究《看法与说法》里108个观点的顺序,就会发现一个完整的逻辑链条:从改革开放讲起,然后关于人民群众、党的建设、人民政协、民族宗教,接下来是宣传文艺、思想政治工作、城市建设等等。 哪一个观点放前,哪一个放后,最后都要由他来敲定。虽然年近八旬,李瑞环依然一丝不苟,108个观点多由他本人提出,再由编辑小组商讨确定。 2011年下半年,李瑞环决定把他过去的讲话集结成册后,以人大出版社为班底的6人工作小组正式成立。工作组的工作方法是分年收集,每个人负责李瑞环某一年时间内所有的讲话。你去读这个讲话,读的时候把你认为可以形成一种看法说法的内容摘出来。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总编辑贺耀敏说,整个浏览的文件有两三千万字。 李瑞环同时也在读。一段话里可以提炼的观点通常不止一个,哪一个更能代表这句话的意思,李瑞环会仔细琢磨,反复修改。有人建议,是不是需要他讲一些新的观点放进书里,但他听后坚决不同意。 曾经在李瑞环身边工作过的领导人也参与到该书的编写。郑万通在天津时就在李瑞环手下工作,从这本书方案的设计,到每一个重要的段落,郑万通都会参与讨论。因为对李瑞环在天津的思想比较了解,当年许多李瑞环在天津的重大政策,都由郑万通向工作小组解释。 李瑞环喜欢让编辑们讨论,他在一旁听。如果大家讲得有道理,首长就说好。贺耀敏觉得李瑞环很民主,他也会说自己的观点,如果没说服我们,我们会坚持,他会让我们回家再琢磨琢磨。 有一段时间,李瑞环在南方居住,每天晚上12点都会让秘书给贺耀敏打电话,说第几条又提出修改意见了。贺耀敏记下来,第二天就拿到小组会上讨论。2013年除夕晚上,李瑞环的秘书还给贺打电话,说首长又有想法了,想改哪儿。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叶小文也参与了该书修订工作,他从《看法与说法》书里看到了学风。瑞环同志是木匠出身,但酷爱学哲学,他学哲学是下了真学、学真的功夫。叶小文说,李瑞环到现在还能背下来《矛盾论》、《实践论》,请问我们谁还能从头到尾背一背? 李瑞环曾经对叶小文说过,群众看我们干部不就是两条,一个是你怎么干事,二是怎么说话。叶小文给李瑞环写过东西,但后来全部被他废掉,改成自己的想法。现在我们的领导说的话很好听,但哪有那么多好话,不都是秘书写的嘛!叶小文说,你看李瑞环哪句话是秘书写的?憋死秘书也写不出来。

出席学习座谈会的有: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叶小文,全国政协原副秘书长、中国人民政协理论研究会常务副会长李昌鉴,《人民日报》原副总编辑、原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梁衡,教育部党组成员、国家教育行政学院院长顾海良,中国人民政协理论研究会常务理事牛旭光,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党委书记侯惠勤,中共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副主任谢春涛,北京外国语大学校长韩震,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吴志攀,香港联合出版集团董事长、总经理文宏武,中央党校教授沈宝祥,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院长李强,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郭建宁,国防大学教授公方彬,《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作者、美国库恩基金会主席罗伯特·库恩,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李景治、郭湛、贺耀敏、郝立新、张雷声、张宇、郑水泉、干春松等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的专家学者,以及来自《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华读书报》、《中国青年报》、《人民政协报》、《学习时报》、《南方周末》、新浪网、搜狐网、凤凰网等新闻媒体和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香港联合出版集团的代表等。

博览群书有助于李瑞环琢磨事儿。过去工作时,下属向他汇报具体事情时,常常讲一上午都说不完。“但那些都是具体的东西,背后的理是什么,规律性的东西是什么,始终没有人讲,或者讲得不多。”李瑞环的一位老部下说。在李瑞环看来,干部的“事务主义”倾向越来越明显,“大家讲事的时候头头是道,但是讲理论时无话可说”。

图片 2

4月16日,中国人民大学举办李瑞环同志最新著作《看法与说法》学习座谈会。该书于今年三月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并向全国发行。

有一段时间,李瑞环在南方居住,每天晚上12点都会让秘书给贺耀敏打电话,说第几条又提出修改意见了。贺耀敏记下来,第二天就拿到小组会上讨论。2013年除夕晚上,李瑞环的秘书还给贺打电话,“说首长又有想法了,想改哪儿。”

不学习是我们党的最大威胁 筹备出书期间,人大出版社的编辑们虽然经常出入李瑞环家,但发觉他生活非常简单。平日里,李瑞环以素食为主,常吃玉米、白薯。有一次,贺耀敏碰到李瑞环的老秘书,就把他请到外面吃饭。出来他就跟贺耀敏讲,在首长那什么也吃不着,就是小米粥。 李瑞环是出了名的爱读书,近年来因为视力下降,只好由秘书帮他念。除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理论的图书,他尤其喜欢经济、历史类书籍。为了阅读方便,人大出版社特意制作了大字本蔡东藩的《中国历代通俗演义》给他看。 博览群书有助于李瑞环琢磨事儿。过去工作时,下属向他汇报具体事情时,常常讲一上午都说不完。但那些都是具体的东西,背后的理是什么,规律性的东西是什么,始终没有人讲,或者讲得不多。李瑞环的一位老部下说。在李瑞环看来,干部的事务主义倾向越来越明显,大家讲事的时候头头是道,但是讲理论时无话可说。 在翻看李瑞环的新书时,中共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副主任谢春涛发现,李瑞环的一些观点纠正了很多党员的错误认识。按照毛泽东的说法,中国共产党的三大作风是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和自我批评,但是很多人把第三条改成了批评和自我批评。 共产党跟别的政党不一样就是自我批评,打了败仗先强调自我问题。李瑞环提到,西方有很多反对党就是专门批评别人,国民党当年批评别人比共产党要多得多,蒋介石打了败仗都是批评别人无能。谢春涛发现,李瑞环特别强调一把手的自我批评,如果一把手不进行自我批评,人家也不敢批评你,时间久了就会出现大问题。 作为中共第三代领导集体中的核心成员,李瑞环是邓小平改革开放政策的坚定支持者。他的说话风格也与邓小平一脉相承,喜欢说实话。一次他在外地视察,有人说现在讲话不好讲啊,他就说了一句:有什么不好讲?有什么说什么嘛。 有一次,李瑞环对北京外国语大学校长韩震提起对党内风气的担忧。当时韩震还在北师大工作,他和云南普洱市市长一起去李瑞环家,聘任他担任普洱茶研究院荣誉院长,首长说其他职务可以不当,因为天天喝普洱茶,这个院长他接受了。 从早上九点半一直谈到中午,因为谈兴颇浓,李瑞环又把他们留下一起吃饭,请客人们喝酒。 首长一再强调,这本书不是针对某一种思潮,而是针对我们党现在存在的危险提出来的。贺耀敏说。李瑞环也反复讲,他希望通过这本书唤起全党学习理论的热情,在他看来,不学习是我们党的最大威胁。 斧子不听话,我要你干什么 自从2003年退休后,除了读书,李瑞环对京剧尤为钟爱。他不仅经常去听戏,还跟很多京剧演员往来热络。一些过去的京剧名角,后来生活困难,李瑞环都会定期把稿费捐给他们。他还热衷于修改京剧剧本,把冗长的剧本改成40分钟就能演完,并且将一些拗口的词汇改得易懂,以便更为老百姓接受。 李瑞环对打网球有超乎寻常的热情,每周都要打两次球。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开玩笑说,首长可能最想当的就是中国网球协会会长。 李瑞环是书法行家,他每天必练一到两小时毛笔字。他还对当代书法大家如数家珍,一次跟出版社的人闲聊,启功、沈尹默,吴玉茹三个人书法的不同都能被他娓娓道来。 李瑞环是一个爱思考的人,按照他的说法就是,你光讲事儿不行,你得讲出事儿之后的理儿。在讨论《看法与说法》期间,有时工作人员累了,就讲到社会存在很多问题。提到两极分化问题,李瑞环就会说,两极分化背后的理儿是什么?首先我们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两极分化现象的存在有它的客观必然性,你不是所谓的高级阶段;但是正因为我们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不是资本主义初级阶段,你就要想办法解决两极分化的问题。 2012年秋天,中共召开十八大之前,《看法与说法》一书的初稿完成,工作组分别送给30个机构审定,包括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发改委、外交部、国防部,以及国家民委、统战部、中宣部等机构。 蛇年春节之前,所有部委均作出书面回复意见。意见包含几类:一种是一些讲话涉及的文件尚未解密,建议不要刊出;另一种是讲话稿与中央文献出版社的内容有偏差时,以后者为准;再一种是讲话与中共正式发布的文件有出入时,以正式文件为准。中共中央办公厅还提了条关于书中照片的建议:如果选择与现任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合影照片,最好把全部七位常委都收录其中。 对于上述建议,工作组予以充分重视,很快便将李瑞环在各个时期与现任常委的合影找到,有一位常委还主动提供了一张。 在设计《看法与说法》封面的时候,李瑞环与出版社的编辑发生了分歧。最初,人大出版社设计书的封面有他的头像,让读者一拿到书就知道是谁写的。但他坚决不同意,为了封面的形式,图书工作组先后十次到李瑞环家讨论。 最终,李瑞环还是说服了他们。封面上端是蓝天白云和山峦,代表现实社会生活;下端是各行业老百姓,代表人民群众;中间则是书名及作者李瑞环,意味着他的任何看法和说法都来自人民群众。 《人民日报》社原副总编辑梁衡在新闻出版总署当副署长时,与分管宣传工作的李瑞环打过不少交道。李瑞环有几件事情令他印象深刻:在天津工作时,引滦进津解决了老百姓的民生问题;在中央主管宣传工作时,比较实事求是和宽松;当全国政协主席时,他干了很多实事。 在李瑞环出书以前,社会上已经流行他一些有深度的谈话。梁衡记得,有一次他听李瑞环说:我是个木匠,木匠是玩斧子的,斧子不听话,我要你干什么。 作为出版工作组的负责人,贺耀敏在阅读《看法与说法》过程中就发现,书中的观点大多简单明了,比方说改革是人心所向,后退不得人心,现在听起来依然有跨时空的意义。贺耀敏认为,在李瑞环担任国家领导人的上世纪90年代,正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关键时期,也是在国际环境中最艰难的时期,他们这一代人是想告诉别人我是谁,中国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条道路。

图片 3

自从2003年退休后,除了读书,李瑞环对京剧尤为钟爱。他不仅经常去听戏,还跟很多京剧演员往来热络。一些过去的京剧名角,后来生活困难,李瑞环都会定期把稿费捐给他们。他还热衷于修改京剧剧本,把冗长的剧本改成40分钟就能演完,并且将一些拗口的词汇改得易懂,以便更为老百姓接受。

在首长那什么也吃不着,就是小米粥。 李瑞环特别强调一把手的自我批评,如果一把手不进行自我批评,人家也不敢批评你,时间久了就会出现大问题。 2013年春天,十四届、十五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原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推出了他退休后的第四本书《看法与说法》。 跟以往领导人著书方式不同,本书以摘要形式集录了从1982到2012年30年间,李瑞环从政路上的讲话点滴,也是这位中共第三代领导集体中的核心成员,对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活的看法和说法。 据李瑞环身边的工作人员讲,看法与说法这个书名是首长在一次散步过程里想出来的.李瑞环在编者说明中解释:看法是头脑改造过的认识、观点、主张;说法是看法的表达,在坚持准确性的前提下,力求通俗、简洁、鲜明、生动和富有个性. 全书分四册,共100多万字,共有108个观点,1400多条小题,光目录就占掉二三十页。参与此书编辑工作的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郑万通等人,本来不太建议这种形式,以前出书没有这么长的目录,看半天还没有看到正文.但李瑞环很坚持:有一些人不一定非要看我的书,你就看看我这1400多条目录也行啊! 发行不到一月,《看法与说法》已有20万册销售额,并且收获读者意想不到的好评。4月16日,在《看法与说法》学习座谈会上,中国人民大学校长陈雨露盛赞该书是领导干部的《资治通鉴》,党政工作的百科全书。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叶小文以《学习型政党怎么学》为题,总结了《看法与说法》语言的鲜活性和可读性,认为李瑞环同志提出的“有神气”、“接地气”、“有灵气”的文风、学风对于全党工作人员的重要意义。《人民日报》原副总编辑、新闻出版总署原副署长梁衡结合自身的工作经验,谈到了李瑞环同志关于“干实事”、“说实话”的论述对新闻宣传工作的指导。教育部党组成员、国家教育行政学院院长顾海良指出,这部著作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的成果,书中处处体现了党和人民群众的血脉联系。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党委书记侯惠勤以《人民的慧眼大众的心声》为题,总结了书中“人民至上”的群众观点、“劳动光荣”的实践观点和“共同富裕”的生活观点。韩震、吴志攀、谢春涛、文宏武、郭建宁、公方彬、时殷弘等专家学者也先后针对《看法与说法》的理论价值、实践意义和阅读心得做了发言。

在李瑞环出书以前,社会上已经流行他一些有深度的谈话。梁衡记得,有一次他听李瑞环说:“我是个木匠,木匠是玩斧子的,斧子不听话,我要你干什么。”

中国人民大学党委书记程天权在总结发言中说,《看法与说法》一书是李瑞环同志从事领导工作多年的政治理念、哲学思想和实践经验的集成与结晶,是“看说一致”、“知行合一”的实干成果,质朴地再现了李瑞环同志的鲜明思想作风、工作作风和文风。

“斧子不听话,我要你干什么”

陈雨露校长在致辞中表示,李瑞环同志作为中共中央第三代领导集体的重要成员,具有丰富实践经验和深厚理论素养,《看法与说法》同前三部著作一脉相承,创造性地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和世界观、方法论运用于具体问题的分析和解决,彰显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强大的现实生命力和实践穿透力,全面反映了李瑞环同志多年从事领导工作的思想观点、工作方法和经验智慧。这部著作是李瑞环同志长期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思想结晶,体现了作者对新时期党风、作风和文风的大力倡导,具有极高的理论价值和极强的可读性,在出版之初就被读者盛赞为领导干部的“资治通鉴”,党政工作的“百科全书”。

全书分四册,共100多万字,共有108个观点,1400多条小题,光目录就占掉二三十页。参与此书编辑工作的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郑万通等人,本来不太建议这种形式,“以前出书没有这么长的目录,看半天还没有看到正文”.但李瑞环很坚持:“有一些人不一定非要看我的书,你就看看我这1400多条目录也行啊!”

《看法和说法》是自2005年以来,李瑞环同志继《学哲学 用哲学》、《辩证法随谈》、《务实求理》之后在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又一重要著作。全书100多万字,分四册,共有108个大题,1400多条小题,以摘要的形式集录了他对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活等各方面问题的看法和说法、观点和主张。

如果仔细研究《看法与说法》里108个观点的顺序,就会发现一个完整的逻辑链条:从改革开放讲起,然后关于人民群众、党的建设、人民政协、民族宗教,接下来是宣传文艺、思想政治工作、城市建设等等。

作为我国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管理科学研究的重要基地,中国人民大学拥有深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教学与研究传统。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是新中国第一家大学出版社,是我国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出版重镇。《看法与说法》的出版对于促进广大干部和群众加强理论学习,对于推动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对于进一步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对于落实党的十八大会议精神,具有重要的意义。

有一次,李瑞环对北京外国语大学校长韩震提起对党内风气的担忧。当时韩震还在北师大工作,他和云南普洱市市长一起去李瑞环家,聘任他担任普洱茶研究院荣誉院长,“首长说其他职务可以不当,因为天天喝普洱茶,这个院长他接受了。”

本次学习座谈会由中国人民大学校长陈雨露主持,中国人民大学党委书记程天权,部分中央国家机关、全国政协机关、北京市等有关部门负责人,著名专家学者以及媒体代表共约50人参加会议。

在翻看李瑞环的新书时,中共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副主任谢春涛发现,李瑞环的一些观点纠正了很多党员的错误认识。按照毛泽东的说法,中国共产党的三大作风是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和自我批评,但是很多人把第三条改成了“批评和自我批评”。

与会专家学者高度评价《看法与说法》一书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围绕统一战线、外交和国际关系、多种所有制发展、马克思主义发展等问题展开了讨论,特别是对书中关于执政党必须深入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以及进行会风、文风改进的问题等,做了探讨和阐述。

“首长一再强调,这本书不是针对某一种思潮,而是针对我们党现在存在的危险提出来的。”贺耀敏说。李瑞环也反复讲,他希望通过这本书唤起全党学习理论的热情,在他看来,“不学习是我们党的最大威胁”。

程天权书记总结了李瑞环同志关于看法和说法之间的辩证关系的阐释,并梳理了《看法与说法》内容上的两大特点,一个是以语录体形式展现,有极强的可读性,二是内容中具有极为厚重的理论内涵,观点深刻,对马克思主义最基本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及李瑞环同志在处理具体工作中形成的观点和方法做了很好的展示和梳理,对于改进党风文风,推进政党建设具有积极的促进作用。他认为,本书文字简洁明快、图文并茂、通透明晰,领导干部和青年学子都应该认真阅读。

李瑞环是一个爱思考的人,按照他的说法就是,“你光讲事儿不行,你得讲出事儿之后的理儿”。在讨论《看法与说法》期间,有时工作人员累了,就讲到社会存在很多问题。提到两极分化问题,李瑞环就会说,“两极分化背后的理儿是什么?首先我们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两极分化现象的存在有它的客观必然性,你不是所谓的高级阶段;但是正因为我们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不是资本主义初级阶段,你就要想办法解决两极分化的问题。”

李瑞环同时也在读。一段话里可以提炼的观点通常不止一个,哪一个更能代表这句话的意思,李瑞环会仔细琢磨,反复修改。有人建议,是不是需要他讲一些新的观点放进书里,但他听后坚决不同意。

“共产党跟别的政党不一样就是自我批评,打了败仗先强调自我问题。”李瑞环提到,西方有很多反对党就是专门批评别人,国民党当年批评别人比共产党要多得多,蒋介石打了败仗都是批评别人无能。谢春涛发现,李瑞环特别强调一把手的自我批评,“如果一把手不进行自我批评,人家也不敢批评你,时间久了就会出现大问题”。

跟以往领导人着书方式不同,本书以摘要形式集录了从1982到2012年30年间,李瑞环从政路上的讲话点滴,也是这位中共第三代领导集体中的核心成员,对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活的“看法”和“说法”。

作为中共第三代领导集体中的核心成员,李瑞环是邓小平改革开放政策的坚定支持者。他的说话风格也与邓小平一脉相承,喜欢“说实话”。一次他在外地视察,有人说现在讲话不好讲啊,他就说了一句:“有什么不好讲?有什么说什么嘛。”

本文由www.js55.com-wwwjs55com澳门金沙网址「Welcome」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