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家感到通剧是明清两朝大家中华最高的文化形

作者:书评随笔

图片 1

“我觉得昆曲是明清两朝我们中国最高的文化成就之一,可以说是中国所有表演艺术成就最高的。它的每一次演出,就和我们展示青铜器、展示汝窑,文化价值和意义都是一样的。” 3月8日下午,作家白先勇再一次以“昆曲义工”的形象出现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自2004年起携手苏州昆剧院先后制作青春版《牡丹亭》、《玉簪记》等多部昆曲经典至今,十几年过去,白先勇的激情如昨。

图片 2

上为白先勇,下为俞玖林现场演绎《白罗衫》片段。/晨报记者 何雯亚

图片 3

白先勇作家、评论家,生于1937年。著有短篇小说集《寂寞的十七岁》《台北人》《纽约客》、长篇小说《孽子》、散文集《树犹如此》等。近年来致力于昆曲的复兴与古典名著《红楼梦》的重新解读与推广,重新整理了明代汤显祖戏曲《牡丹亭》和高濂《玉簪记》等。曾获第28届上海白玉兰戏剧奖特殊贡献奖。

昨天下午,上海戏曲广播《国艺开讲》 迎来著名华语作家白先勇和新版昆剧《白罗衫》主创团队,该剧将于明晚在上海天蟾逸夫舞台上演。

苏州昆剧院媒体见面会

一本《牡丹亭》、一部《红楼梦》,在白先勇最初的生命中撒下了两颗“梦”的种子。

从制作青春版 《牡丹亭》 到新版《玉簪记》再到《西厢记》,与江苏省苏州昆剧院第四次合作打造新版昆剧《白罗衫》,这是白先勇一直坚持至今的昆曲复兴之路。作为新作的总策划,白先勇有些动容:“我在外国生活几十年,看了很多西方的东西,他们确实是了不得。但我回到自己家里一看,昆曲是我们后院最美的牡丹花。最好的文化、最美丽的一朵牡丹在你的后院里面,你不去欣赏,不去灌溉,人家是不会替你做的。”

刚刚在台湾巡演轰动归来,这一次,白先勇带着他最新制作的两部新戏——苏州昆剧院《白罗衫》、《义侠记》来到上海,将于4月初参加第十一届东方名家名剧月。发布会上,两部剧的主演悉数登场,上海昆剧团的表演艺术家岳美缇、梁谷音、刘异龙也都作为两剧艺术指导出现在现场。

后来,漂泊海外,辗转许多城市,他在这两部经典和它们背后的中华传统文化中找到了自己灵魂的故乡。

新剧以现代审美解读传统故事

图片 4

于是,在文学之外,人们看到了“昆曲白先勇”和“教师白先勇”。他在观众和学生心中也撒下了种子,期待有一天中华传统文化能迎来一次复兴,赢得全世界的了解、欣赏和尊重。

新版昆剧《白罗衫》由白先勇担任总策划,岳美缇任导演和艺术指导,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俞玖林领衔主演,共有《应试》《井遇》《游园》《梦兆》《看状》《堂审》六折。

作家、昆剧制作人白先勇和苏州昆剧院院长蔡少华

15年前,67岁的白先勇开始了一场冒险。他带着一群青年昆曲演员走进北大校园,上演了一出青春版《牡丹亭》。台下的绝大多数年轻人从来没有听过昆曲,他们能听下去吗?站在侧台的白先勇心里没有把握。

自家感到通剧是明清两朝大家中华最高的文化形成之一,新版丁丁腔《白罗衫》由白先勇(Pai Hsien-yung卡塔尔担当总策划。同一个人,既是十八年前谋害生身父母的歹徒,又是十八年中知冷知热的“父亲”……《白罗衫》故事中的巨大反差与强烈冲突,将让人看到希腊神话里俄狄浦斯的影子。主创人员巧妙地将原本扁平化的人物变得复杂、立体,但仍通过昆曲的手段去表现人物,在保持昆剧艺术典雅写意、精美细致表演风格的同时,将传统艺术风貌与当代观众审美诉求相调适,这也是当代昆剧人对于昆曲创作的有益探索。

“我们尊重古典,但不因循古典。我们利用现代,但不滥用现代。”对于两部新作,白先勇和苏州昆剧院仍然坚持他的“昆曲新美学”的概念。从2004年青春版《牡丹亭》、新版2009年《玉簪记》到2016年《白罗衫》、2018年《义侠记》,四部作品的创作理念一以贯之,其目标就是“让昆曲的古典美学与现代剧场接轨”。

这场演出,轰动京城。青春版《牡丹亭》从此开始了国内外巡演,两百多场演出,场场都收获热烈的掌声。

“昆曲义工”被昆曲之美打动

图片 5

《牡丹亭》又名《还魂梦》。有着近600年历史的昆曲与现代美学的结合,令这门曾经辉煌的艺术“还了魂”。

从2004年与江苏省苏州昆剧院合作青春版《牡丹亭》,白先勇便与昆曲绑在了一起。昨天受访时,他自称“我是昆曲第一义工”。

高校赠票仪式

至今,白先勇仍然怀着谨慎之心。对这部演了十多年的戏,他仍会在细节处进行修正,生怕稍有不慎,有损昆曲的美名。去国外演出的时候,他的心情就像是带着中国的国宝去办展览,而自己则扮演讲解员的角色,为全世界观众讲解昆曲这个宝贝。

白先勇与昆曲结缘于《牡丹亭》——十岁那年,第一次接触昆曲,虽然一句也听不懂,但《游园惊梦》中那一段“皂罗袍”的音乐却深深印在了他的脑海中,他被昆曲的“美”深深打动。在白先勇心目中,昆曲是最能表现中国传统美学抒情、写意、象征、诗化的一种艺术,能够把歌、舞、诗、戏糅合成那样精致优美的一种表演形式。

《白罗衫》:昆剧不只有才子佳人,还有“很不一样的悲剧”

前不久,白先勇带着自己与苏州昆剧院制作的昆曲《白罗衫》《义侠记》来到上海东方艺术中心。这位八十多岁的“讲解员”,眼睛里又透出年轻人的光亮。

以昆剧青春版《牡丹亭》为例,大学校园行成为青春版《牡丹亭》一大亮点,已在海内外27所大学演出了84场,成功培养了一大批青年观众,在海内外引发了昆曲热潮。十数年来,白先勇在多所大学里都设立了昆曲课,希望年轻人接近了解自己的文化,通过昆曲寻找自身文化定位。

新版昆剧《白罗衫》是苏州昆剧院与白先勇合作的第三部新剧,这部有着“古希腊悲剧气质”的作品,是白先勇以昆曲新美学吸引当代观众的延续。剧本由青春版《牡丹亭》的编剧张淑香再次执笔,导演则是昆剧界第一女小生岳美缇。

以最美的形式,表现中国人最深刻的情感

继《牡丹亭》《玉簪记》《西厢记》之后,白先勇四度与江苏省苏州昆剧院合作带来昆剧新版《白罗衫》,希望通过新的尝试和探索,让更多观众感受到耳目一新的昆曲新美学。

图片 6

解放周末:您一直说自己是“昆曲义工大队长”,带着一群“昆曲义工”为昆曲的推广四处奔波。身为一名作家,您为何会对昆曲有这么深的感情?

新版《白罗衫》 很不一样的悲剧

《白罗衫》剧照

白先勇:我不是昆曲界的人,但我这个外行和昆曲的缘分很深。我第一次看昆曲时只有10岁,那是1947年,抗日战争胜利后,梅兰芳回到上海,在美琪大戏院和俞振飞演出《牡丹亭》。我那时还不太懂戏,但是“游园惊梦”从此就刻在了我的脑海里。

新闻晨报:对苏昆新版《白罗衫》有何期待?白先勇:自2004年的青春版《牡丹亭》以来,当年的“小兰花”们已经成长起来了,他们需要一些有代表性的作品。比如说俞玖林,当年他演青春版《牡丹亭》时,有一折柳梦梅与杜丽娘之父杜宝的戏,叫《应考》,虽然柳梦梅的行当是小生,但我感觉俞玖林很有官生的样子。十几年过去了,他完全可以试一下,拓宽戏路。

新版《白罗衫》把昆剧的传统剧本重新整理改编,成为昆曲剧目里罕见的一出家庭伦理、情与法艰难选择的大悲剧,近乎希腊悲剧索福克勒斯《俄狄浦斯王》的声势及力量。白先勇在介绍该剧时说道:“《白罗衫》可以成为一个‘很不一样的悲剧’,因为它与希腊悲剧和莎士比亚戏剧在气质上有相近之处:人的命运纠葛、是非好恶的摆弄、亲情理法之间的挣扎,徐继祖与徐能父子之间的关系几乎已是最好的悲剧元素……”

第二次看昆曲,是40年之后了,还是在上海。1987年,我在复旦大学做访问教授,正好上海昆剧院演全本《长生殿》。那天的演出非常精彩,观众都散场了,我还在鼓掌。我激动,不仅是因为当天的表演,而是因为那么多年后又看到了昆曲在舞台上浴火重生。我心想,这么了不起的艺术一定要传承下去。不过当时只是一动念,没想到日后真的会为昆曲“卖命”。

《白罗衫》这部戏有很大的潜力,可以赋予它一种现代意义。编剧张淑香是青春版《牡丹亭》的编剧,我们在讨论本子的时候,就发现《白罗衫》可以成为一个“很不一样的悲剧”。它与希腊悲剧和莎士比亚戏剧在气质上有相近之处:人的命运纠葛、是非好恶的摆弄、亲情理法之间的挣扎,徐继祖与徐能父子之间的关系几乎已经是最好的悲剧元素。

对于新剧本所做的改动,白先勇说:“每当我们在制作一个戏的时候,都希望在原来的基础上给它一个新的诠释,我们是根据传统文本来改编的,在传统的基础上怎么让它赋予新的意义,这个很要紧。现在的道德观、视觉美学等都不一样了,所以我们这些戏都是要引起21世纪,尤其青年观众的共鸣。”

解放周末:2004年,您与苏州昆剧团打造了青春版《牡丹亭》,把昆曲的青春重新唤醒。您当时为什么会选择《牡丹亭》,而不是其他剧目?

新闻晨报:这么说来,《白罗衫》是一个非常与众不同的故事?

图片 7

白先勇:上世纪90年代以后,昆曲开始走下坡路,优秀的演员慢慢老去,年轻人一提到昆曲,就觉得是“困曲”。我这才意识到:这门艺术真的危险了。昆曲要有前途,一定要有年轻观众。2000年,我从心脏病手术中幸运地挺了过来,就开始想:上天让我活下来,可能是要我再做一点有用的事情。于是,我决定尽我的余生,为昆曲的传承做点什么。2001年,昆曲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的第一批人类口述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我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就和苏州昆剧团着手打造青春版《牡丹亭》。

白先勇:对,《白罗衫》看上去只是个因果相报的“轻侦探”故事。上京赴试的徐继祖受一位老妪之托,带着老妪与长子长媳的信物“白罗衫”,寻找已失散十八年的苏云夫妇。得中功名后,徐继祖应邀游园,寓居于此的苏夫人乍见这位与“亡夫”容貌相似的官员,忍不住在园中拦下徐继祖申冤。很快,公开放告的徐继祖又接到了流落于山寨的苏云递状,状告当年杀害其夫妇的江洋大盗徐能。这位徐能,恰恰是抚养了徐继祖十八年的“父亲”,此时,心花怒放的徐能正赶往儿子任所准备安享天年……同一个人,既是杀害生身父母的仇人,又是养育自己的“父亲”,其中蕴含的反差和冲突,让张淑香感受到了《白罗衫》完全可以提供的一种“满足现代观众于情感、心智与美学的高度期待”。

《白罗衫》剧照

当时就有人问我,现在的年轻人都是看好莱坞大片长大的,他们还会被昆曲里节奏缓慢、含蓄的爱情打动吗?我说,好莱坞大片里的爱情都是“速成”的,而《牡丹亭》的男女主角光眉来眼去就要20分钟,这多过瘾啊。后来青春版《牡丹亭》到各大高校演出,反响都很热烈,这说明昆曲中那种复杂而含蓄的中国式情感交流也能触动现代人。

新闻晨报:这次的版本,与以往相比,最大的不同在哪里呢?

而考虑到当代年轻人的审美观和明清时代的审美观固然不同,新版《白罗衫》对于剧中的戏服也十分考究,除了请设计师进行全新的设计,绣工全部由苏州的老绣娘完成。

解放周末:从《牡丹亭》到《玉簪记》,再到您近年来制作的《白罗衫》,跟着您的脚步走进昆曲世界的观众不难发现,昆曲表达的不只是爱情,还有许多人类共通的情感。

白先勇:是徐能、徐继祖父子在极短的时间内面对命运真相时的种种表现,它关乎人性、救赎这些较深层次的思考与审美。新版《白罗衫》一共六折,故事慢慢展开后,剧中人还在迷茫之际,台下观众已了然于胸,追问就来了:徐继祖该怎么办?在徐继祖心目中,徐能是陪伴了自己十八年的至亲之人,而且徐能对他的养育也很有成果呀,读书取得功名,为官办案公平,你让徐继祖对这样的父亲以法正之,就是痛不欲生的于心不忍。而徐能这个角色也很可斟酌,他曾是个江洋大盗,但他希望“从天而降”的儿子能走上传统士子的路,这对于他实际是一种赎罪和向善。他内心深处有忏悔,本以为抚养孩子长大可洗清罪过。但是,命运对他说,不行。

剧中男主角徐继祖由戏剧梅花奖得主俞玖林饰演。俞玖林也是当年青春版《牡丹亭》的柳梦梅、《玉簪记》的潘必正。在舞台上演绎了多年风流倜傥的小生,俞玖林说,自己特别希望通过《白罗衫》来突破自己,也让观众能够了解,昆剧不止有才子佳人戏。剧中另一主要角色徐能则由师从昆剧表演艺术家侯少奎、陈治平的唐荣饰演。

本文由www.js55.com-wwwjs55com澳门金沙网址「Welcome」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