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子文学创作,奖赏北京乡土诗人发布在东京

作者:书评随笔

究竟什么是吸引人的儿童文学?“曾经一段时间,有声音认为儿童文学就是小儿科,只是小狗小猫的文学。我并不赞同。”今天下午,由上海市儿童文学研究推广学会主办的2019上海市儿童文学迎春座谈会上,作家、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张锦江谈到,如果在儿童文学创作中一味强调“儿童情趣”“儿童趣味”,“不能说错,但这对儿童天性的理解有狭隘处,容易造成的现象就是,如今一些儿童文学作品对‘娃娃腔’的摹拟,形成低下身子与孩子说话的幼稚模式。”

“爷爷上茶楼,孙子带头跑。这个小孙子,像只小饿猫。爷爷一上来,给他吃大包。鸡球包,叉烧包,莲蓉包,豆沙包。小孙子这只小饿猫,大口大口咬。几个包子吃下去,他的肚子饱又饱。……”近日揭晓的第八届2018年度儿童文学“上海好作品”奖上,96岁高龄的儿童文学作家、翻译家任溶溶以儿童诗《吃大包的故事》获奖。这首儿童诗发表于《好儿童画报》2018年第1期、第2期合刊,评委认为,它的可贵之处在于善于从平凡生活中挖掘细节,传递了祖孙之间的脉脉温情。

在不少学者看来,儿童文学沦为“小儿科”,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本土创作者缺乏对儿童“人的意识”的关注,对儿童的社会属性研究甚少,甚至几乎看不到。从事儿童文学理论研究40年的张锦江说,有些儿童文学作品,往往陶醉于描绘脱离社会实际的校园生活,或是过于凸显儿童自娱自乐的小天地,带来题材单一、视野孤立、形象雷同化、说教统一化等顽固弊病。

究竟什么是吸引人的儿童文学?“曾经一段时间,有声音认为儿童文学就是小儿科,只是小狗小猫的文学。我并不赞同。”上海市儿童文学研究推广学会会长、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张锦江认为,在儿童文学创作中一味强调“儿童情趣”“儿童趣味”,是对儿童天性的狭隘理解,容易造成的现象就是,如今一些儿童文学作品对“娃娃腔”的摹拟,形成低下身子与孩子说话的幼稚模式。儿童文学不是长不大的文学,恰恰相反,儿童文学要站在真正对儿童理解、认同、平视的立场上,以任溶溶这首获奖的儿童诗为例,就建立在对生活的细致观察、趣味描摹之上,有童趣但并不“娃娃腔”。正如儿童文学家陈伯吹所说, 儿童文学是小孩子的大文学,作家在进行儿童文学创作时,要怀着一颗童心,善于用儿童的眼睛去看,以儿童的心灵去体会,充分给予读者美的享受,寓教育于娱乐之中。

事实上,不少世界经典儿童文学作品都是将主人翁放在世界生命的社会群体中来表现的,比如美国作家鲍姆《绿野仙踪》中,童话人物的社会属性非常广博;西班牙作家希梅内斯《我和小银》,通篇闪烁着一头银白色小毛驴的社会人性的光泽;《木偶奇遇记》《长袜子皮皮》关注儿童自我意识的提升蜕变;更不用说安徒生营造的童话世界,儿童的天性饱含着人的文化哲学意义。

在不少学者看来,儿童文学沦为“小儿科”,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本土创作者缺乏对儿童“人的意识”的关注,对儿童的社会属性研究甚少,甚至几乎看不到。儿童文学作品,往往陶醉于描绘脱离社会实际的校园生活,或是过于凸显儿童自娱自乐的小天地,带来题材单一、视野孤立、形象雷同化、说教统一化等顽固弊病。反观不少世界经典儿童文学作品,都是将主人公放在世界、生命、社会、群体的层面来表现的,比如美国作家鲍姆的《绿野仙踪》中,童话人物的社会属性非常广博;西班牙作家希梅内斯《我和小银》,通篇闪烁着一头银白色小毛驴的社会人性的光泽;《木偶奇遇记》《长袜子皮皮》关注儿童自我意识的提升蜕变;更不用说安徒生营造的童话世界,儿童的天性饱含着人的文化哲学意义。“我们的儿童文学缺乏对儿童之人的意识的关注,特别是今天市场经济环境下,人的道德的升华与人的创造性思维是重中之重,儿童文学要作这方面的努力,让孩子学会怎样成为人。”张锦江说。

学界认同陈伯吹的一个说法:儿童文学是小孩子的大文学。“作家在进行他的儿童文学创作时,为了写好儿童的艺木形象,怀着一颗童心,善于用儿童的眼睛去看,以儿童的心灵去体会,充分地给读者以美的享受,寓教育于娛乐之中。”对此,张锦江认为,“如果国内原创儿童文学能更多从儿童人学的角度出发,儿童文学创作将会有一个质的飞跃。”

除了任溶溶的《吃大包的故事》,获得第八届儿童文学“上海好作品”奖的作品还包括韩丽君的幼儿文学《捉迷藏》、顾凌丽的幼儿文学《妈妈的爱》、戴达的儿童诗《致年少的你》、黄文军的儿童小说《落日·江湖》、霍聃的儿童小说《雪谷回音》、王肖雅的儿童散文《酸橙》、楼屹的儿童小说《拷贝不走样》。此外,儿童画画家何艳获上海市儿童文学研究推广学会2019年度学会奖。

ACC4FE5A-BDBE-4CCF-9CC1-5102C14A2280.jpeg

获奖儿童文学“好作品”有哪些特点?发表于《看图说话》2018年增刊的《捉迷藏》从孩子的生活经验出发,将传统游戏设计得活泼有趣,解析了当代社会的情感问题,为亲子互动提供了方法。这是孩子的愿望,更是学前教育领域里的需要。《酸橙》向孩子们揭示了一个深刻的人生哲理:生命属于自己,为自己而活,不要过于在意他人的目光,就像故事中的男孩没有必要变成一只鸟,酸橙树没有必要为讨好别人而结出不属于自己的果实。这篇故事让孩子们懂得要活出自己的精彩,尽情享受生命给予的一切美好。除了聚焦日常生活,也有作品传达科学精神。《妈妈的爱》发表于《十万个为什么》启蒙版2018年第12期,将一只玉带凤蝶的繁衍过程勾勒成渗透着情感和希望的科学童话。精美的写真手法,图文并茂引导孩子发现大自然的魅力,拓展了亲子阅读空间,也提升了科学童话绘本的感染力。

与此同时,第八届2018年度“上海好作品”奖同步揭晓,奖励上海本土作家发表在上海儿童报刊的短篇儿童文学作品,竹园小学小读者对获奖作品作了评点。获奖作品包括韩丽君的幼儿文学《捉迷藏》、顾凌丽的幼儿文学《妈妈的爱》、戴达的儿童诗《致年少的你》、黄文军的儿童小说《落日·江湖》、霍聃的儿童小说《雪谷回音》、王肖雅的儿童散文《酸橙》、楼屹的儿童小说《拷贝不走样》、任溶溶的儿童诗《吃大包的故事》。此外,儿童画画家何艳荣获上海市儿童文学研究推广学会2019年度学会奖。

本文由www.js55.com-wwwjs55com澳门金沙网址「Welcome」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